源【肖】氏物语 17

Emo苏:

距离上次更新不过一个星期,大大的围笑:)


不准bb我月更,我哪次更新字数不良心?拆开妥妥周更还和我计较更新速度,哪次看进度条不会有种爽爽的感觉!


预警此章因为作者根锤厨属性分裂严重强行切换视角可能会有些不苏胡(但是我任性得不想改,bite me~)


不废话上正片





——————一摸苏读卡中——————




Shaw不是严格意义上她最心爱的东西,事实上她没有什么最心爱的东西,她只有想要的东西,想毁的东西,很简单,在某一个时刻她曾经觉得这俩样东西的概念不妨碍重合在一起。


但是Shaw这样出现在她面前,她愣在酒店的台阶上,像是意料之中也算是意料之外,替她打伞的门童有些不解,直到女士从他手里拿过伞走向不远处的人。


染上雨水湿气的夜太过冰凉,她拉了拉身上的男士西装外套,也许是想到什么,在她靠近Shaw的时候她丢下外套,不顾雨水飘飘扬扬染上她后背的大片肌肤。


有点冷,Root低垂眉睫将伞打在Shaw上方,换来Shaw整个身体微微侧动,她听话起身,因为站在台阶下面她本就没有Root高挑,便抬起脸来仰望着她。


Root依稀在这张脸上看见年少时家长会那次倔强不听话的小孩,她现在的表情那么像那么像,晃神便快十年过去了,她们又回到纽约街头,即使身份复杂一点,隔阂还在,深不见底——就像这孩子越来越漂亮的眼睛。



“Zoe送你来的?伞呢?”


她挑眉看了一眼Shaw鬓角的水珠,有一瞬间她想丢了伞给她擦擦,一天到晚淋雨,生病的话还要照顾。


视线越过雨帘望向酒店前面停着的车,没有看见Zoe的白车,她提提裙摆轻声道:“回家吧。”


Root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地优雅美好,即使情绪也被自己压到变形扭曲,最后认不出来,不过是应该被忽略的东西罢了。


高跟鞋踩在台阶上,门童将她停在停车场的车开来,弯腰替她打开车门,走到车边她顿住,凭着感觉她知道身后没有跟着那个人,


这就像是哄孩子,她美丽的眉眼垂了下来,弯出温软的笑意,将自己武装整齐后再侧脸回眸看着那动也不动的人:“要我拉着你走吗?”



逆着酒店大厅的光,Shaw脸上的神情看不清楚,但是她的眼睛在发亮,比起她身后的光线更让Root觉得不舒服。


亮得散发着纯黑色的光芒,黑得透彻。


黑得过于纯粹到几乎没有感情。



门童一直弯腰等着,Root匆匆错开脸弯腰进了驾驶座,把伞递给门童吩咐道:“替她打辆车送回家。”大概是不喜欢Shaw的态度,她脸上的笑意褪得一干二净,合上车门就踩了油门匆匆向家里驶去。




门童拿着伞跑过来替她遮雨:“我现在打车送小姐回家。”不等Shaw答应,他的对讲机就被拿下来,Shaw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像极了渲染完的纯黑墨瞳,蓄满了化不开的黯,让他不觉停了手,很难想象一个看上去刚刚成年的女孩会拥有这样的眼神。


“不用了……”漂亮的少女眼角一垂,原本额上的雨水顺势流下,若不是她一脸冷静到冷漠的表情,像极了正在哭的样子。


那是掺着晕开的眼线膏的雨滴,顺眼角流下淡淡的痕迹,细看来却有着奇异的魔力,与要传达的阴郁情绪不一样,倒像是一种图腾,在发亮,带着让人下意识要逃避的微妙情绪。


门童还没有弄清楚那股情绪,黑发的人弯腰脱掉高跟鞋就丢到一边台阶下,他眼力见好认出鞋的牌子,还没有来得及心疼,这位小姐就接过伞赤脚像路边走去。


古怪的人每天都能遇到,但是走掉的这个人,却让门童看了好久,古怪又漂亮,阴郁又……危险!









“你真正的家是John和Harold,就算是把你送去地球另一端你也要记得。也只有他们二位才能保护你……等有一天你长大了,我想Harold会很乐意告诉你一切。”


Zoe的话从不久前被翻出来回荡耳边,Shaw捏紧伞柄,雨下的越来越大,像是要砸坏伞面一样尽情撞击着目标,她听着雨滴撞得粉身碎骨的呻吟,掌心传来伞身的轻轻的呻吟,落在她脚边的每一滴冰凉的雨水都像拼命要爬上她腿一样,炸裂迸溅,然后染上温暖的肌肤,和风一起齐心合力带走她的温暖。


那些该有的情绪,她本该能感知到的一切,此刻显得意外苍白,她没有拥有,便注定她并不需要。


Finch和Reese会告诉她的一切,Zoe嘴里的话本该是安抚,却显得有一点鸡肋的讽刺。


她的人生就像是精心编织的巨网,Root是这一切的主人,她定下了起点,也可能定下了终点,无论如何,Reese他们能影响的也不过是路线,每一个看见一切的人,包括Zoe都想给她一个终点,只是Shaw走的每一步,没有人看见那根线上她仅存的自由,也似乎因为网中最深处的人,连这点自由也早已被算计得好好的。


“你只不过是牵扯进来搅混水加深信服程度的。”


Shaw眼角跳动一下脚边打过来一束光线,在心里顺手给自己和工具画上一个等号后,自顾自走在原先的人行道上,



她慢慢梳理着Zoe透露给她的一切,像是对待幼年时Root顺手给她买的解密游戏,只不过这一次,游戏是建立在她整个人生上的而已。


眼熟的车身滑在她手侧,Shaw后知后觉侧过脸,不久前驶走的跑车奇迹一样出现在她手边,驾驶座上那人的侧脸在路灯下黯惑离魅,泛着夜色才有的青白色病态——这并不妨碍她的美貌。


她脸上没有温柔的虚伪笑容,甚至是标志的虚假唇瓣弧度都不曾勾起,没了笑没了刻意的威压,陌生得Shaw有些恍惚,但是这确实是养了她十二年的女人。


没错……


她不会认错……


不会……



Root透过车窗看着她,难得抿紧的薄唇启开,做了一个上车的口型,Shaw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眨眨黑色的眸虚望着她的脸,脚下的步伐停下来,车也跟着停了,但是Shaw,破天荒的却没有上车。


雨势悄无声息变小,凉意却比刚才还要明显。


Root的脸冰冷恍如雕塑,那是她从未有过的生气方式,Shaw却第一次,感觉到了想要逃离她的冲动。


她得和自己做很长时间的斗争才能忍住脚下要逃离的冲动,她从未像此刻一样想要远远给那个人一个背影,要是她跑了,Root肯定会彻底消失在她生命里,因为她规划好的一切都会付之东流,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容许一点点背叛。


但是她是Sameen Shaw,她手里的伞柄被捏的咯吱发响,她毫无由来的想,或许她也不是太天真,至少除了没有用的小棋子之外,Root也很高兴让她做她的情人。


这确实挺讽刺。


她学不来那些标准的讥讽表情,所以她一如既然面瘫的脸上还是毫无表情,这有够没劲儿……


她脚下的动作让她自己都有些惊讶,抬腿迈步远离Root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若不是迎面忽起的大风将冰凉的雨滴刮入她眼睛里害得她不得不眯紧眼睛,她会更诧异所谓的选择和反抗能带来的愉悦——或者是轻松。


这很罕见不是吗?





但是她只想逃,前所未有的想逃。


既然分不清现实和一厢情愿的幻想,不离开一切的源头她又怎么知道自己在干嘛?然而Shaw已经不能再做一个孩子了,这是Root没有意识到的东西,这是她已经错过很久或者忽视掉的最严重问题。






而Root在乎什么?Root又在意什么?


她背对的世界Root远没有那般不可一世。



当那冰冷的手掌有些发抖得压在喇叭按钮上时,刺耳的车鸣像是用极其粗暴猝不及防的方式撕开了平和的假象,Root久违的愤怒情绪,几度逾越了她的理智。


那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骄傲让那股愤怒勒紧她细长的脖颈,Root掌心的颤抖掩饰不住她罕见的失措,这有些狼狈,而她不允许狼狈。


这一切Shaw都不知道,还有挽回的可能。



“你当真不怕她明天一早要来和我私奔?”


几十分钟前Cat调笑的不知好歹的话不知道从哪个空间传出来,Root苍白细长的指节捏紧方向盘青筋毕露,这句看起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现在就像是振聋发聩的嘲笑,那个毫不犹豫背对着她坚定走着的背影也前所未有的让她感觉愤怒。


即使理智规划好了所有的一切,Root胸口的起伏也不曾减缓,她撤下手掌停止鸣笛的时候,居然有一种虚脱感。


她控制不住Shaw……早就控制不住了!



掌心贴上发烫的额头,冰凉感带着眩晕,Root额前慵懒精致的发丝此刻贴在她消瘦的侧脸上,胸口的起伏终于平复。





这一切Shaw都不知道。


几分钟后,


Shaw知道身后的脚步声伴随车门被关上的撞击声,传递给了自己足够危险的讯息。


她知道那伞像是不堪重负呻吟一声差点被风刮走。


可是她知道的太少太少,却有一件事无比明确。


当她还是回过头望着不远处站在风雨里淋着雨的美丽女人时,不管是那人即使狼狈也高高在上的神情让她忘记了方向,还是那人毫无防备被雨水趁虚而入凌虐的惑人美丽左右了该有的神绪,就像是注定的屈首臣服,她是她命定的裙下之臣。


未来的某个失去Root的八年空白时间,Shaw未曾有一刻忘记过这一瞬间,倾尽她一生的自由,去向Root俯首称臣。


她养了她十二年,换来她此后一辈子的光阴去追随守护,这笔交易,Shaw从未计较过得失,而Root花了接近十年的时间才算清,并不是她这辈子最成功的交易,而是她最大也是最美好的错账。


Root从这一刻起,已经预见到了一切。











————阔别已久的现实线————






“这是阻止不了她的,难道你花了二十多年还没有弄清楚她就是个偏执狂吗?”


“恕我直言那她把Sameen养的挺像她的。”


“Finch!Root和Shaw不一样!”Reese压低的声线罕见带上警示的态度。


“Mr.Reese,你对Root又了解什么呢?”更罕见的是Finch也能这么尖锐的回复。


Shaw坐在沙发上,脚交叠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抱着冰激凌桶一勺一勺往嘴巴里送着奶油味冰激凌,电视机里汤姆猫追着杰瑞鼠的表情夸张得她觉得有点怪怪的,其实她不太喜欢猫,她还是喜欢狗狗,


像是附和她内心的声音,bear的脑袋突然冒出来,这只帅气的军犬把下巴搭在沙发上抬眼看着她,低低唔了一声。


电视里汤姆转弯狂奔的时候一转角就撞上老鼠手里举着的平底锅,然后整个脸都被打成锅底的形状,Shaw嚼嚼嘴巴里的冰激凌翻了一个白眼。


万般无聊她又竖起耳朵听房间里老俩口的吵架。


bear知道她无聊,又附和着唔了一声,脑袋往她裤腿那边放了放,像是在安慰她。


连只狗都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她还要过多少天?



明明知道ISA已经准备内部处理她,她那位上司Wellson估计已经把她变成了通缉犯,现在倒好,哪里她都去不了了,还在香港被药翻俩次。


不知道Finch是不是遇上了那个人,他特地跑香港一次把他们俩个接回纽约,之后反正就是这幅模样,算来算去不是因为Root他也不可能这么失态。


Shaw一直觉得Finch可能不是一位好家长,就他这么多年教育她的方式,他更注重的是是非和尊重,而不是生存能力,Root叛逆的时候,这些没用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他们像是达成共识一样绝口不提,Shaw把最后一口冰激凌塞进嘴巴里,冰凉的感觉窜上脑门,倒吸一口气缓一缓,伸手揉揉bear脑袋。



“那你肯定知道Root在找什么,她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对啊对啊,是为什么呢?Shaw也很好奇,为什么她都一走了之了还要回来,把她变成ISA在通缉人士,又要让她安全的活在Reese的羽翼下。


“对不起,这是她私人的秘密,我不能随便告诉你。”又是老一套,Root有什么秘密,她和她在一起过了十二年之久,她大大小小一堆秘密,但是是什么秘密值得Finch这样严肃的守口如瓶。




门打开了,Reese一脸严肃走出来,看见她一副锤子躺的模样窝在沙发上,摇摇头道:“没有人会去超市给你买冰激凌了,你能不能省着点?”


嘴巴里还叼着勺子,她抬头望着他:“没关系,Zoe会乐意带我去后天的新店转转。”


提到Zoe,Reese眉梢僵硬的线条看上去像是忍不住想拿冰激凌桶扣她脸上,这么多年她对身边一票年长女性都有奇怪的杀伤力,就连精明世故的Zoe也偶尔母性泛滥何况本来就善良又充满正义感的同事Carter,听说她变成ISA内部通缉犯连Kara都会特地联系他一下问问情况——怎么这么有女人缘?


“你从Zoe哪里套不出话,她可不会和你到处招摇过市。”Reese坐在她身边揉揉bear头,不知道什么口气和她说着,“也别去找Carter,她可是NYPD不能和你有什么联系。”


Shaw把勺子放在她喝茶的马克杯里挪挪屁股坐直了斜眼看他一眼:“Kara呢?她在中国出任务我可以去中国。”


Reese像是在深呼吸,讲真他每次想揍她的时候还得憋着的样子太好玩了。


“Kara身后就一堆杀手你还嫌自己命硬吗?”


“你,给我待在这里哪里都别跑,专职带bear玩!”


OK~


Shaw双手举起来表示听见了,然后乖乖坐回沙发,轻轻开口问:“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确定不要告诉我?”


Reese搓搓bear小脑袋瞥了她一眼,沉吟一下掏出钱包,翻出几张钞票按在她手边 :“封口费,你这几天别被ISA的人看见,ISA的人不知道你和Root是一伙的,只有这样对你现在才最有利。”


Shaw抬抬眼皮,心里有了底一样,手上一刻不停把钱抓过来:“有什么不对劲,有利?你是说Root要去ISA的人哪里晃悠了?”


Reese面无表情:“我什么都没说。”


然后他转过脸来,异常严肃:“你答应我,不能乱来。”


这是他们之间的交易,就像是在Root眼皮底下他们合伙做的那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一样,有种东西叫约定。


Reese会竭尽全力安抚她,她也不会让Reese失望。(因为你们是父女组啊锤宝宝( ˘ ³˘)♥)


但是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了。


她不是男人她没有答应她会和他一直遵守这个男人间的约定。(叔你养的锤子是女鹅不是鹅唧啊!)










————画风突变的分割线————






Shaw将她整个人压在车座椅上,窄小的空间潮湿的呼吸,捏住Root柔软腰肢的手掌失控的力度,比起她潮湿的吻更加凶悍的暴躁动作。


从一开始Shaw就不是温顺的小鬼。


Root手指插在她脑后的黑发中,彼此湿透的身体隔着冰凉的布料紧贴,像是透支的温度可怜兮兮的试图依靠彼此,Root却毫无回应,她唇瓣的冰凉无坚不摧。


她腰背咯在安全带上,本身腰不太好的人苍白潮湿的脸上细眉轻拧,Shaw的膝盖顶在她俩腿之间,本来开叉极高的裙摆被直接掀到底裤处,Root从撞歪的后视镜里看见自己赤裸的大腿根处泛青的掐痕,Shaw的牙齿便咬上她耳侧的轮廓,带着冰凉里少有的热度。


她一动不动,任由这个突然发难的孩子控制住她,指尖走神般轻揉着Shaw的发根,棕色的水眸却开始泛出一圈圈黯色。


若是她能让Shaw感受到情绪,除了愤怒,这个孩子还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什么呢?


二轴也挺好,人类的情绪都是负担。


一个反社会养了一个二轴。


天生一对。





她掌心的动作不曾因为Shaw愈发过分的动作而停下来,


直到那双捏紧她腰身的手掌松了开,原本失控的孩子停了下来,她狼狈的发丝贴紧侧脸,手掌撑在Root脸侧和腰侧。


背着路灯的光,Root慢慢聚焦的眼睛看不见她发丝下的双瞳,但是她能感觉到Shaw没有看着她,她们离得极近,Shaw漂亮高挺的鼻梁就在她面前一掌的距离,她就是看不见她的眼睛。


要是Shaw能感知情绪,她会知道这情绪是什么呢?


Root想告诉她,这是哀伤。



不大不小的空间里,她像极了一只幼稚又毫无抵抗力的幼兽,不懂哀伤,不懂疼痛,受了伤见了血也不知道要怎么哭,如何去引起别人注意。


Root压在她发根处的指尖一点点抚摸,她们如此亲密,在一点点的空间里交换呼吸,在彼此的呼吸里交错人生。


但是她偏偏不会的情绪,原本不该困扰的情绪,却像是熏染的墨迹,厚重的缠裹着整个空间,恨不得将她溺死在其中。


掌心被带动着颤抖一下,Shaw发出古怪的声音,像她小时候发高烧时痉挛时的声音一样,Root回神时,她已经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了。


Shaw倔强绷紧的肌肉顺着她手掌的力度缓缓放松,Root失神的望着车顶,她冰凉的脸贴在她细长脖颈处,伴随着她每一次轻柔的呼吸,源自Shaw胸腔的颤抖都清清楚楚刻在她们身体紧贴的地方。



要是她会哭就好了……


Root安静想,


要是她会哭就好了,Root的唇瓣印在Shaw发丝上,从唇缝里尝到咸涩的液体,她自己脸上的泪痕浸湿了Shaw额前一小撮发丝——那她就不必替她流眼泪了。










——————请期待下章——————


根总这突如其来的情感流露是不是很杀!!!


一级剧透:距离锤根分开您还剩下不足一章时间请尽快充值(并不,你充了也没用)


你根要被我往残的路上玩了,请珍惜现在完好无损蹦蹦跳跳看上去不近人情的根总吧,往后几章她应该没有好好的状态惹(捂嘴,好像剧透惹😳)

评论
热度(291)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八月 | Powered by LOFTER